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余列道:跨越万里的爱与担当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8-01 01:15   来源:未知   阅读:

“Chinois,Merci(中国人,谢谢)!”前不久,16岁的马里女孩法蒂姆与家人来到马里医院,专程感谢中国骨科医生余列道。

余列道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浙大一院”)脊柱外科、骨科副主任医师,2019年年初,他受浙大一院委派,前往马里进行医疗援助。他也是浙大一院自1968年以来,派任非洲的第39名医生。在当地,余列道完成了马里首例结核胸椎手术。这场手术让原本瘫痪在床的法蒂姆,重新站了起来。

在马里的一年多时间,余列道帮助当地医生做了多例骨科疑难手术,分享了浙江的医疗经验,也与马里当地的医患人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其实,被通知去马里支援的那天,余列道不是没有犹豫过。女儿马上要小升初,学业压力重;妻子一人要照顾整个家,负担也相当大。“但我是党员,党员就该发挥带头作用,不是吗?”余列道笑着对记者说。

余列道与急诊医生交流。

美国籍马里人SHARIFF是位中国武术老师,有一位中国太太。他找到余列道时,腰腿疼痛十分明显。CT提示,腰椎椎弓根峡部不连性滑脱,余列道建议他去中国或美国进行手术治疗。因为担心手术风险,SHARIFF和太太一开始决定保守治疗。

2个月后,SHARIFF与太太再次找到余列道,希望让他做这个手术。马里医院的手术条件相对较差,缺少手术器械,对医生来说是相当大的挑战。但SHARIFF夫妇对中国医生怀有极强的信任,同时,在马里手术可以帮助他们省下一大笔费用。余列道没有让SHARIFF夫妇失望,手术十分顺利。

去年春天,余列道第一次见到法蒂姆。她因感染结核病毒,已出现一定的下肢症状,余列道建议法蒂姆进行手术。由于费用问题,家人先为她开了一些抗结核病的药物。

没想到,2个月后再见法蒂姆,她的病情急速恶化??下肢已不完全瘫痪,是被担架抬着进诊室的。X光片显示,结核杆菌已破坏了患者胸椎上的3个椎体,并造成明显的胸椎后凸,病灶周围形成了大量的脓肿。

“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否则患者将没有康复的机会。”但余列道清楚,胸椎结核手术放在浙江做都不容易,在马里完成这一桩手术,难上加难。“千里迢迢飞跃1万多公里来到这里,我们肯定不是为了发发药和做几个简单的小手术。我们要为患者减轻痛苦,和马里医生共同探索出结核病治疗的新途径、新经验。”余列道说。

术前,摆在余列道面前的“难”有很多:当地人说法语和班巴拉语,语言几乎不通;手术机械老旧、存在设备限制;手术人手不足……余列道把大量的精力放在了“术前准备”上,反复确认手术前的药物、手术中的工具及材料,确保一件不落。

从上午9时到下午4时,经历了整整7个小时高强度的手术,余列道和当地助手DAMA,靠着简单交流,在默契的配合下,顺利完成了手术。

手术效果超过了余列道的预期。术后回到家中,法蒂姆的双腿已经有了知觉,可以练习踢腿动作;三个月后,她已经可以行走自如,一年后,法蒂姆可以进行适度的运动,生活上已与常人差别不大。花季少女的光明未来,因这台手术,重新打开。

除了治病救人,余列道及他所在的浙大一院医疗队也为马里当地带去了先进的医疗经验。

一位病人来自马里的邻国科特迪瓦,慕中国医疗专家之名前来问诊。病人的脊柱疼得直不起来,到底是脊柱感染、退变、结核,或是老化引起的?余列道将浙大一院的MDT(多学科诊疗)方法介绍给马里医生。他组织了神经外科、影像科、病理科、检验科和麻醉科等多个学科的医生,共同探讨这起疑难杂症,为病人化解了痛苦。

除了亲自在马里带学生,多次开展常见病讲座外,余列道还为马里带去了“中国神器”??皮肤拉拢器。在创伤骨科和烧伤外科,褥疮、皮肤和软组织缺损造成的骨骼、肌腱、神经和血管外露是个很大难题,它耗费很多的医疗资源,需要多次手术,为患者带来许多痛苦。中国人发明的皮肤拉拢器,利用皮肤的延展性,一次性完成创面的修复,减少了住院时间,减少了药物的使用。

在马里的一年半,余列道和当地人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有位患者从500多公里外慕名前来问诊,复诊时再度赶来,只为向余列道道一声谢。

52年来,浙大一院未曾间断地派出援非医疗队26批,援非医务人员39人次,包括呼吸内科、传染科、骨科、眼科、消化科等十余个专科,远赴马里、中非、纳米比亚等地,为缺医少药的非洲人民带去优质的医疗资源和服务,诠释“大爱无疆,医路无界”的真正内涵。(记者 董小易 通讯员 王蕊 江晨)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