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信息时代军事变革如何推进作战概念创新?
发布日期:2022-08-01 06:16   来源:未知   阅读:

  体系聚优战是新军事革命的时代产物,新军事革命的演进发展为体系聚优战提供了强大的推进力,特别是

  在人类发展的历史进程中,科学技术的发展对人类时代的演进和进步起到了巨大作用,反映在军事领域,最鲜明的特征就是技术决定战术,推动武器装备发展,创新军事理论,使军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军事变革进程中,随着军事技术革新、战争形态演变、军队组织体系改革,催生了一系列作战概念的出现,也孕育了体系聚优战这一基本理念。

  新军事革命是工业社会时代走向信息社会时代中,以信息技术为核心,并得以广泛运用于武器装备、军事领域带来的一系列根本变革。这种变革彻底改变了战争形态和军队组织模式,引起军事理论创新发展。一般讲,新军事革命源起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在机械化战争时代得到快速发展,目前正走向信息化、智能化战争时代。

  新军事革命的目标是把工业社会的机械化军事形态改造成数字时代的信息化智能化军事形态。其内容是对构成军事系统的一系列要素进行革新,包括军事技术革新、武器装备的信息化智能化发展、军队组织体制编制变革、军事理论发展创新等。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也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重要动能。纵观历史、放眼四海,科学技术的进步必然带来人类社会的进步与拓展,促进了人类文明、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进步的初衷不是为了战争,但科学技术被运用于提高国家军事实力并用于战争,则能对战争和军队建设产生重大影响。无论从历史维度,还是从信息时代军事革命的角度看,体系聚优战这一作战概念正是在科学技术推动下逐步演进发展的。

  金属冶炼技术催生了金属兵器,随着金属兵器的产生,出现了强调集团阵列式的军事理论,交战双方对作战力量进行排列组合,多以协同阵列式方式展开,如方阵、圆阵、疏阵、锥形阵、鹤翼阵、水阵、火阵等,以形成作战能量的聚合,这是体系聚优最初的体现形式。金属的冶炼、加工、铸造技术及其在战争中的应用,不仅是人类对物质应用认识的一次飞跃,也改变了人类对战争的认知和理解。

  技术出现了枪炮等热兵器,武器射程变远,出现了强调线式作战的军事理论。两军对垒时,交战双方兵力呈线式和纵队式展开,战场具有清晰的交战线,有明确的前后方区分,交战双方战场呈现互相对峙的线状界限。热兵器的出现不仅增强了作战威力,也使作战思想朝着线式作战的方向演进。火器技术的出现使战争走进了能量对抗的时代,战争不仅强调局部人力的优势,更多需要考虑火力和能量的整合。体系聚优的思想伴随着火药技术的出现,也实现了维度的突破演进。

  机械制造技术出现了坦克飞机等武器装备,随之催生了合同战术的军事理论,强调将坦克和飞机集中起来使用,以达到闪击战等军事效果,典型的如前苏联的航空集团军和坦克集团军,在战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是机械兵器时代下体系聚优的典型体现形式。随着机械制造技术在军事上的不断应用,引发了军事结构、作战方式和军事训练的一系列革命。陆、海、空多域部队出现,军事力量的组合和多样性有了极大的丰富。体系聚优理论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力量组合和空间选择,也逐步从单一维度的线性发展进入了多维度、非线性、体系化的快速演进期。

  信息化智能化技术助推数字化网络化精确化装备和指挥系统的出现,形成了网络信息体系。网络信息体系是网信技术驱动和战争实践需求牵引的时代产物,是信息化作战体系的基本形态和打赢信息化战争的基础支撑,作战思想和作战组织方法呈现出网络中心、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的鲜明特点,为体系聚优战作战概念的形成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和丰富源泉,奠定了体系聚优战的坚实基础。在网络信息体系下,空海一体战、网络中心战、决策中心战、多域战、全域联合作战等新型作战概念,都体现出信息时代体系聚优战的重要思想。

  总之,技术进步引发战术变化,不同时代的技术条件催生了不同的战术方法,但都闪烁着体系聚优的思想。到了信息时代,随着技术和武器装备的飞速发展,使体系聚优战更加具有时代特色,能够实现各种作战要素、作战单元、作战力量的整体组合优化,形成更大的作战体系,执行联合全域作战任务。纵观技术发展历史特征,体系聚优战其实是技术装备进步的产物,其在不同时代体现出不同的特点,是动态发展的过程,这是体系聚优战的基本特征。

  战争形态是由武器装备、军队编制、作战思想、作战方式等战争要素构成的战争总体形态和状态。战争形态是人类社会生产方式运动的军事表现,这与历史时代和经济发展是一致的。随着人类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的发展,战争形态由低级向高级发展。冷兵器战争、热兵器战争和机械化战争是人类经历过的战争形态,信息化智能化战争是正在形成的战争形态。随着现代信息技术、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在军事领域的广泛运用,信息化战争和智能化战争已成为人们公认的战争形态趋势。

  从体系聚优角度看,传统的冷兵器和热兵器战争主要强调力量、装备和手段的聚优,到了信息化智能化战争时代,在网络信息体系的支撑下,通过体系聚优的集成组合,形成大的作战体系,从而形成作战上的优势。这些优势将改变双方态势对比,也形成了信息化智能化战争形态下的体系聚优力。可见,科学技术进步深刻影响着战争形态构成要素的发展变化,最终推动战争形态加速演变,战争形态演变实际上是由低级到高级、由局部到全局、由量变到质变的渐进发展过程。

  冷兵器战争形态主要是以物理释放为主体的作战形态,体能的大小决定了冷兵器的威力。冷兵器时代由于生产力不发达,人们的生产生活主要依靠原始生产技能,战争中使用的武器大多是和平时期的劳动工具。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受当时生产方式和人类发展的限制,战争形态呈现出武器技术含量低、战场范围主要涉及陆地和海洋、战争节奏慢等主要特征。

  热兵器战争是指大约从十五世纪中叶到十九世纪末的战争。这一时期战争使用的武器主要是枪和火炮。武器主要依靠热能的释放,而热能的释放重点在于人与武器的结合,射击技术精湛,战斗力就强,反之则弱,体能对于战斗力的影响减少。热兵器战争形态呈现出战争规模扩大、战争严重破坏自然资源、依靠武器技术性能和陆海联合作战等主要特征。

  机械化战争主要是指工业时代的战争,大量的机械化装备投入战争,产生了相应的作战思想。在机械化战争时代,机械能和化学能被巨大释放,快速机动和火力攻防成为主要作战样式。特别是飞机的出现引起了战争形态由平面向立体发展。飞机早期主要为战场提供侦察和通信服务,逐步出现了轰炸机、战斗机和战斗机。随着大量坦克、飞机和战列舰投入战斗,战争规模进一步扩大。在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中,参战人数增加,武器装备的打击范围也更大,造成的损失更难弥补,战争的规模和强度前所未有。机械化战争形态呈现出高机动作战、立体纵深作战、协同作战、战场保障需求提升等主要特征。

  信息化局部战争形态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崛起和迭代发展,极大的改变了战争形态。在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局部战争中,信息作为一种特殊的资源,可以反复使用、不断增加,无论有多少人使用和消费,信息都不会像传统资源那样消耗减少。正是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信息资源的特殊性,以信息为主导的信息化局部战争形态明显不同于以往的战争形态。

  分析不同时代战争形态和典型特征可以看出,科学技术的进步推动了战争形态的发展演进,不同时代的战争形态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其中一个共同的规律性特征是强调体系作战,以体系优势形成作战优势,特别是信息化局部战争在网络信息体系支撑下,实现信息优势、决策优势、行动优势成为可能。可见,体系聚优战是信息时代军事领域的必然产物,是战争形态不断演进的结果,是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局部战争本质规律的反映。

  军队组织形态是指军事组织结构的表现形式和军事组织形式的内涵,是军队战略方针、军事思想、作战理论、武器装备、政策制度和人员素质的综合反映和外在表现。它受到国家安全环境、政治制度、地理条件、经济条件、科技水平、人力资源、历史传统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和制约;主要包括:军队规模结构、组织机构设置、武装力量编成等方面。

  军队组织形态设置的科学性和合理性直接影响制约着军队作战能力的体现。高效科学的组织形态可促进军队形成整体作战优势,更大程度释放战斗力,相反会削弱战斗力。

  纵观世界各国军事发展史,军队的组织形态不断被重塑,其演变伴随着以下特点。

  第一,力量结构更加多元。随着科学技术和武器装备的发展,部队编制逐渐从单一的陆军发展到空军和海军,从单一兵种发展到多个兵种。信息时代相继出现了网军、天军等作战军种,呈现出组织变革的多元化特征。

  第二,军事体制不断创新。军事体制创新是组织形态变革的重要起点,它包括作战条令、训练条令、相关法律法规、演习方案等,都随着军队结构变化和武器装备发展,不断进行适应性调整,以制度创新确保军队组织结构的科学高效运行。

  第三,加强综合集成。军队组织、人员、装备众多,有效运用信息技术手段进行整合,使各要素形成作战整体、实现系统对抗、赢得作战主动权,已成为军事组织形态调整变化的重要趋势。

  信息化局部战争形态下的军队组织形态的主要标志是减少数量,提高质量,顶层集成,系统融合,优化调整,资源共享。可以说技术的进步改变了战术,战术的时代性体现了体系聚优的动态发展,而组织形态的调整变化也是因为战术的变化而不断适应调整,最终形成用体系的思想来指导军队建设的目标。体系思想指导军队组织形态变革

  军队组织体系在战争实践基础上不断演进发展,形成了新时代的组织模式,奠定了联合作战的组织基础,为在信息化局部战争中实施体系聚优战奠定了基础,也极大的焕发了军队的作战能力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